琪姐我爱你

发布于:2022-09-19


【琪姐我爱你】

      作者:不详


那一年正当台北刮起一阵啤酒屋风潮时,在天母地区几乎三步路就有一家啤酒屋,而我那一年十八岁懵懵懂懂的也在这个圈圈打工。在那里几乎天天有得玩有得喝只要认真工作,下班后怎样玩都沒人管你,酒也可以喝免费的,所以天天醉。
或许每个工作场所都有这样的情情爱爱发生,而男女之间的情事也在上演,但我真的是一个白痴,因为我除了工作、喝酒,并沒有在那里有那种天天的艷遇,只是偶尔看到喝醉酒的女士,有时帮忙扶上车或是扶进出化妆室,有时会有机会吃吃豆腐外,竟沒想过与女同事发生关系;并不是工作地点的女同事丑,也不是那里不兴这一点。
当时全盛时期员工多达八十几人,女工读生超过五十人,而我当时在工作了八个月后已经是领班,店里面有两名经理、一名主任、两个领班、六个组长,另一名领班主管厨房--换句话说外场人事便由我掌管,所以机会多的是但我却沒有这样做。
一直到有一天暑假刚刚过完,工读生都回到校园去了店里面正要进入淡季,虽然员工减少,但是留下来的人还足以应付生意最忙的时候,所以并不打算应徵新进人员。
那一天琪姐来店里面消费,她打趣的问我是不室主管人事,我笑笑答:「是啊」,她说想来打工,我也开玩笑的说:「好啊」,沒想到他竟然就认真起来,一直追问工作范围薪水等等问题,而我变故意刁难他,将薪水说低一点工作多一点,她竟也说好而隔天就要上班。
看看她的年纪三十好几了吧?来这里打工领那个薪水怎么可能的事啊!结果隔天她来了∼∼沒办法我告诉经理∼∼年纪大的比较认真,而且不会偷懒,说了种种理由经理都沒回我的话∼∼∼
我以为这下要被打枪了,沒想到经理也同意了!这下好了,我必须为我说的话负责,连忙带琪姐去看该做哪些事,并将她的人事资料建档。
在问及她的资料时知道她三十五岁,育有二子,最大的已经上国一了。老公是工地监工,一次工地意外从高楼坠下死亡,她沒说是哪一年的事,只叫我不要告诉別人只说她已婚就好。
我当然有义务要帮她保密,这是公司人事资料啊!而老公生前有保险并留下一栋房子给她,所以她沒有经济上的压力,只想找一个工作打发时间,薪水她不计较,只是有时候她要陪小孩,所以特定的时间要休假,而其他时候她可以全力配合店里面的作息,就这样琪姐开始在店里工作了。
啤酒屋的生活真是快乐,每天都能饮酒作乐,常常聚餐或是外出去玩,而琪姐一直都跟我很要好,只是我沒想过跟她会怎样,因为她大我十八岁,做我妈都不嫌过分,而她虽然年纪有了,但是女人嘛!装扮一下加上人生歷练,多多少少总会招蜂引蝶。
琪姐并非欧吧桑纳一型的,而且身材相貌也不输给二十出头的女生,所以店内的厨师、客人,甚至经理常常对她有意无意的挑逗,令她不甚其扰,常常来跟我抱怨,但我帮不了她,因为那个场所就是那样,只能跟她说习惯就好,那些人沒有恶意(也许是当时的我不懂)。
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半年,三月天了,该是准备今年旺季的到来,那是梅雨季节一个月,当中好天气只有三到五天。
那一天天气正好,同事约一约去別家啤酒屋参考一下人家的做法,便提早打烊,那一天喝了不少酒,琪姐也喝了不少。我并沒有特別注意琪姐喝了多少,只是要回家时,机车骑到半路有人叫我,原来是琪姐,她说酒喝多了头痛要我载她,我就将自己的机车停在路边。
一上车她就抱紧了我,一时我不知道该怎办,下面的小老弟已经被琪姐突然其来的这一下弄得不安分了,我故做镇定的在她到了家扶她上楼,期间当然也会不小心的碰触,微微的感觉到琪姐的身材真是沒话说,怪不得她常常跟我抱怨那些人要吃她豆腐了。
尔后常常有机会外出喝酒,我们也就只骑一部机车,如此一起下班,有时我喝醉她送我回家,有时我送她回家。
那一天到山上喝酒,这一次我在店里免就喝了酒,于是琪姐载我,到了山上她帮我挡了不少酒,而我到了山上便沒有喝多少酒,泡了泡温泉,酒醒了,大伙又把我拉去喝,而此时我看到琪姐已经喝的酩酊大醉。
聚餐接近尾声,原来一同前来的同事早有预谋,想将琪姐灌醉,而琪姐心想反正我的酒退的差不多,等一下就让我载回家,不必担心其他人对她有企图,平时就常常载来载去也不觉得怎样,但是今天一上车琪姐,便从后方抱住我,并不时有意无意将她的手落下到我裤裆上。
我见她喝的如此醉,便一手骑车一手抓住她的手,琪姐越坐越近全身几乎贴近我的背部,我感到琪姐的胸部在发烫!乳头已经硬的不像话,还不断的在移动她的身体!我生理的反应当然也不在话下,正当我陶醉在这快感下时,差一点撞车,自然手就放开琪姐的手,然而更令我吃惊的是,琪姐竟将手直接放在我的小弟弟上面。
琪姐见我沒反应,便大胆的将手上下移动,我的小弟弟早在琪姐一上车,身体上一接触的同时就硬起来了,此时更是又硬又烫,但是经过琪姐左右摆弄之后,放在最舒服的位置,就这样,我们一路上都沒说话,就在彼此默许下进行爱抚的动作。
接下来琪姐竟将头伸到我耳朵边舔起来,我只感到一阵酥麻脑子理时么也想不了,下意识的一直在骑着车,此时对我来说,我也不是圣人,当然有会想跟琪姐发生关系,但是当时我真的很害怕!只是不知道在怕什么?
说真的在此之前我沒有性经验,听来的看来的倒是不少,有一次认识了一位女孩,当我们在爱抚的同时,一碰触到她的那个部位我就洩了(甚至还沒退下底裤),所以当时的我并沒有实战经验(也一直不敢)。
当时我只是感到琪姐需要,而且是强烈的需要,我将车子缓缓的在僻静处停下车来,我不敢转过身,只是静静的听者我们两个的喘息声,突然我鼓起勇气转过身,此时琪姐也停下了她的喘息,我们相拥吻在一起,两人的手不断抚摸者对方,几乎贴近身上每一吋可以贴近的地方。
此时的天气虽不是很差,但也决不是方便在户外赤裸身体,因此当我们都沒退去外衣的情况下,彼此将手深到对方的衣裤内,碰触者任何一处敏感的地方,最后竟也将底裤退下(幸好琪姐穿的是两截式窄裙洋装),缓缓的我们交媾了起来,就这样站者的姿势我们竟然持续也做起爱了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(也许只有一下子,也许很久),琪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抓住我的手也越来越紧,我感到她的穴里喷出一股热液,我受不了了∼洩了!
我们将衣物整理了一下离开那里,在街头无目的的乱晃,但我想想不是办法,所以我提议到別处琪姐点点头,但我实在不知道要到哪里,于是将琪姐载回她家。
其实也不过是距离五分钟的路程,但是到了她家她担心小孩沒睡,并希望我小声一点,我配合者轻轻的扶琪姐上床,转身我想离开,却被琪姐一把手拉住。她说希望我留下陪她,我则担心明早小孩看见(那小孩不过小我几岁),她说沒关系,要我不必担心,于是我将半醉半醒的琪姐衣物全部退下,拿了湿纸巾擦拭者她脸上残馀的装扮,以及刚刚留在她身上的分泌物。
我也不知道为何我有这样的举动,自然而然当时就这样做了(一直到后来,我还是不明白琪姐生过两个孩子,为何乳头是漂亮的粉红色,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要发问,也不知道女生的阴部是怎样比较美,但是后来我有跟別的女生做爱,也沒见过像琪姐那样漂亮的胸部乳头及阴唇),我一边擦拭一边欣赏,不知觉小弟弟又硬起来了,而刚刚擦完琪姐的阴部又流出大量的分泌物,此时琪姐突然起身,吓我一跳!
她沒说话一直哭,我只好走进拍拍她的肩,于是她转过身来沒说什么,也将我身上的衣物退盡,我们变的裸裎相见,那晚我们又做了一次(很奇怪我并沒有像跟另外那女孩一样很快就洩),我们做爱时,也沒有像人家那样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,只是彼此盡情的享受生理上带来的乐趣,只是第二天那床单东一块西一块印子(后来我跟別人做爱才知道要注重卫生的),我跟琪姐一起收拾,我们互看了一眼,笑了笑沒说什么。
往后的日子,我们在工作时都不会表现的我们有一腿,別人也不知道,也不会去猜,因为大家认为不可能,而我在店里跟別的女生打情骂俏,她也不会有奇怪的反应,而我也沒別的性伴侣,偶尔琪姐约我,偶尔我约她,就这样一直到我快当兵,我们的相聚的次数减少,后来我因为別的原因离开那间店,一直沒回去看看。
听说我离开后,一次颱风将整家店吹的东倒西歪,老闆将琪姐调去另一家店,而我去当兵就沒再联络了。
退伍后常常想去找琪姐,但是总因为许多事情耽搁,有一次我带着新认识的女朋友,到天母一带吃饭,无意间就到了琪姐工作的那间店,她变的更有味道了!
当然我沒跟女朋友提及我跟琪姐的事情,而琪姐也沒提,只是趁空档告诉我,要珍惜现在的女朋友,她会祝福我的,我们俩就像那一天看者床单,那样会心的一笑,轻轻的带过…………………
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一直想在去找琪姐,不但想念她,更怀念那一段在一起的时光,后来有一次在朋友的店里喝酒,遇到一位一直跟琪姐有联络的朋友,我才得知琪姐在我退伍的那一年,身体检查出有骨癌,而最近一年都在接受化疗,而且头髮掉的光光,所以她不想联络其他朋友,更不想让我知道,然而在上个月离开人间了。
我当场大哭了起来,直吵者要去看她,但是问了许多人,都沒人知道她后来搬去哪里,自然连祭拜她的机会都沒有了。